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孙婧妍《我的那些语文老师》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读孙婧妍《我的那些语文老师》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孙婧妍毕业于北京十一学校,2013年以148分的成绩夺得北京市高考语文单科状元,现就读于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关于她在语文学习道路上如何成长起来的信息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报万刊报道开”。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读了她的演讲稿《我的那些语文老师》,深为她勤勉、执著的语文学习、求索态度所震动。


深厚的语文素养首先源于孙婧妍心间强大的内驱力。刊载于2015年文摘版第1期《教师博览》上的《我的那些语文老师》一文开篇,孙婧妍就以“我从小就喜欢文字,从小学起读中文,当作家的理想就没变过。现在,我拿着读经管的高考分数到清华读中文,是为这里曾有我崇拜的作家与国学大师,是为我的理想。而我这么多年能坚持着这样的理想没有放弃”的笔触直白地倾诉她对文字独特的感受和对文学的一往情深。这种生命旅途上像种子一样从小就扎根心底的追求,是漫漫人生中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甚至是任何时空变迁都难以改变的。这应该是她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


然而光有内因是不够的,事物的变化必须有外因的介入。孙婧妍的所遇——四位语文老师的精心引导是她成功的坚强后盾。她的语文老师兼有一般语文老师的敬业、专业的共性特点,又有自身的个性特征。


宽容是王丽老师的性格。“我是怎么养成练笔的习惯的呢?就是始于王老师‘每天随便写三百字’的作业”。“她允许我离开教室,去到阅览室去读《史记》、读各种我能找到的名著。王老师是第一个让我明白什么叫语文素养的老师,我作为她的学生经常不交作业、不听课,有时还考不好,但她对我的信心是从始至终的”。这样的老师,做法与众不同。学校里这样的教育现象的确寥寥无几。然而更深层次的与之匹配的情形是,像孙婧妍同学这样有独特爱好和表现的学生微乎极微。作为让孙婧妍明白什么叫语文素养的语文老师王丽在她的心目中有特别的位置。


耐心是姚源源老师的个性。“她没有否定我的写法、勒令我去写所谓正常的作文,姚老师是从自己身上下手的。她把我写的东西读了一遍又一遍,有时还会拿着我的作文本来问我。她愿意倾下身来听她的学生的想法,她愿意去弄明白我是想表达什么、我的手法是什么,她有着绝对的耐心与兴趣。”“她在我的作文本上画了无数的笑脸、让我把几乎每篇作文的电子版发到她的邮箱。”从字里行间可以发现,姚老师对孙婧妍的点点滴滴的关注是一般语文老师难以做到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何尝不是孙婧妍的出色的语文素养坚定了姚老师要着意培育和扶持的信念呢?试想,只要有起码的责任心,有几个遇到像孙婧妍这样学生的语文教师,会漠视对她的语文素养的提升呢?


用孙婧妍的话来说,雷其坤老师是一位很厉害的老师。“他出版的作文书和为学生撰写的讲义是我们高中三年的作文教材” “雷老师本身就很会写作也很会讲作文,他有那个底蕴,也有着敏锐到足以在很短时间里看出我的问题的目光。雷老师教会了我怎样改作文,他让我明白不管我自认为自己多么有天赋,优秀没有一蹴而就。”这是雷老师睿智而深刻的地方。他让本有天赋的孙婧妍在他的悉心培育之下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南红英老师是严厉的,这样的严厉嵌入了孙的心坎上。“因为这位看上去极其和蔼、训起人来却异常不留情面的南老师,对我作文的批判简直如狂风骤雨。”“是南老师让我明白了考场作文和我平时写的随笔不同,明白了为什么平时我的作文总是叫好不叫分”——虽然很多人说写得很厉害,但是总拿不到令人满意的分数。我在南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摧毁自己原有的写作方式。”孙婧妍说南老师是她最敬佩的一位老师。我猜测,在孙所经历过的为师者中之所以南老师在她心目中分量最重,是因为她在南老师的指导下作文套路有了实质性突破。然而,削足适履的无奈也让人揪心不已,所幸的是她的老师敏锐地明白应试教育作文与语文素养的培养之间的关系。其实,在我看来,孙所经历的四位语文老师和他们带给她的影响就像一个成长的链条,一环扣一环,才让孙的语文生命丰盈而充实,最后脱颖而出,引人注目。


没有持久的锻炼是出不了钢铁的。然而,钢铁都需要这般锻造出来吗?没有文科倾向的人能用这样的办法学习语文吗?何况,大多数学生面对的是一般语文教学水平的老师。人们在关注孙婧妍的语文成长道路,如果仅仅羡慕她的语文素养而不进行深层次的思考是远远不够的。


孙婧妍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是该大书特书以至总结和推广经验。然而,我要说,她的这种学习规则只是经验和方法,不符合语言文字本身运行的规律,它只能作为少数人的学习参照,因为她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成就自己。她的成功,除了还遇上了别的学生可以几辈子都可能碰不到的老师,更关键在于她自己从小就有对语言文字特别的爱好和执著的追求。如果我们语文人找到了语言文字自身的运行规律并在规律的要求和支配下给学生制定相应的语文学习方法,将令不计其数的孩子,无论他的智力一般还是智力超常,无论他对语文有兴趣还是没有兴趣,都将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有出色的表现。


 

儒雅名师自风云——听王崧舟老师讲国学经典

儒雅名师自风云


——听王崧舟老师讲国学经典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王崧舟老师是我国当代小学语文界享有盛誉的“星级”人物。423日上午,我参加了在赣州市赣县影剧院举办的江西省第一届国学经典教育高峰论坛活动,目睹了王老师的讲学风采,亲耳聆听了他对国学要义的诠释。庆幸之至。


作为浙江省杭州市拱宸桥小学的校长,王老师是以特邀嘉宾的身份专程来赣县为我省各地中小学语文教师讲学国学经典的。定是知晓王老师大名的人很多,在容纳数千名席位上,当主持人一声“有请王崧舟老师”的话语还未落下,全场每一个角落的掌声霎时汇成一股潮水涌动起来了。


王老师步态稳健地走向主席台,转过身来,一脸笑意向全场的听众鞠躬致意,这是我见到王老师的第一印象。启口谈吐,不温不火,柔中藏刚,语调优雅,娓娓道来。话语似潺潺流水,滴滴滋润心田。整个儿让人觉得彬彬有礼,谦谦君子的王老师是那么的儒雅,文气,正好与他的磅礴、大气的报告标题《中国灵魂,诗意建构》互相映衬,相得益彰。


王老师从国学经典的儿童视角与“乐学模式”的打造环节讲起,并以此为重心生发开去,行云流水般地向中国灵魂与“文化种子”的习得的过程迈进,最后落脚到生命情怀与“君子气质”的陶冶,诗意境界与“古典空间”的建构。从蒙学《子弟规》启程,抵达儒家经典《论语》腹地《大学》、《中庸》,一直游历到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典籍《集部》、《史部》,王老师带领我们步入古老文字构筑的国学经典殿堂,穿行在现代声光色电交互生成的经典画廊,最终走向他心目中的由经典浸染、熏陶的当代理想的大中国。


或许是有意识或许是无意识,王老师在论述国学时,谈起众多古今的文化名人,当讲到鲁迅先生、茅盾先生、古代的王阳明先生时,他特别强调他们是自己的同乡,并要具体说明他们是浙江何方人士。尽管王老师的论述轻声细语,云淡风清一般,却给在场教师极强烈的心灵震撼。他讲巴金能全书背诵《古文观止》,茅盾能整本背诵《红楼梦》的故事时如数家珍,他谈及2015年(今年)是自己所在的拱宸桥小学建校105周年纪念之际不动声色。


要问王老师阅读过多少经典著作,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讲述鲁迅、茅盾、巴金、王阳明时口齿生香,心驰神往。要问王老师腹内烂熟了多少学识,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在小学语文领域首次倡导并长期践行“诗意语文”的教育教学理念开宗立派,后继有人要问王老师在为师成长的道路上有多少追求,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浙江人士,他是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文学巨匠鲁迅、茅盾的同乡后辈。要问王老师担任校长有多少特别的建树,不知道。但我知道,杭州市拱宸桥小学是国家国学经典教育基地,是全国首届国学经典教育高峰论坛所在地。


整个讲座持续了2个多小时,王老师的话语一直是和风细雨,脸庞的笑意清浅雅致。听完他的全部国学经典讲座内容,你会感觉他是一条波澜不惊的大河,你无法知道河发源于哪里,流往何处?但你却感到那河床之中汹涌着的千顷巨涛,万丈豪情。


“经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为孩子们播下中国文化的种子,使他们成为有根的现代小公民”,是王崧舟老师经典教育的梦想,何尝不是全中国所有教育者的梦想呢?


让我们一起期待国学经典诵读的种子蓬勃生春,让经典积淀的力量伴随每一名学生健康、茁壮成长。


 


 

血性男儿发浩歌——名师朱红甫印象

血性男儿发浩歌——名师朱红甫印象

 

来赣州之前,我没有像知晓韩军老师、王崧舟老师那样知道朱红甫老师的大名。然而在几天的培训学习期间,给我莫大震撼的正是朱红甫老师。

朱红甫老师生于1972年,江苏人。全国模范教师,江苏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进个人。目睹朱老师的风采,聆听他的声音,你感到那才叫四十不惑五旬不及俨然老成了。粗看上去,朱老师满脸斯文,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只要听上了他的“话”,观察了他的神色,才发觉看到的只是一些表象,他的内心世界一腹刚性,满腔正义。这或许可以从他“把优秀的学生教好不算什么,把‘丑孩子’带好才是真本事”这样掷地作金石声的名言中体察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此次授课,朱老师选题是有讲究的。课题为《论语 坚贞刚毅》。当然,开初,你不会从标题的选用上联想到他的性情和内心世界。朱老师一堂课循循善诱,化难为易,通过幻灯片的播放,从开课的奔腾向前的千里马开始,一路把学生引导过来。无论是《赠从弟》中的“松”,还是《秋菊》中的“菊”,无论是《竹石》中的 “竹”,还是孔子系列名言“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的引述中,学生和老师无不能从他精心选择的意象和引用的名句中,体悟出朱老师意欲赞扬铮铮的铁骨,浩浩正气,让听者从心底感悟到他引导大家做一个刚直不阿的大写的人的匠心和苦心。当他引导学生在不同的心境中用不同的语气诵读孔子名言时,学生加深了这一感受。

如果说,《论语 坚贞刚毅》是朱老师借与学生互动之机向全场吟唱的一首刚毅之歌,那么,接下来的《让国学走进学生心思》的讲座就是一曲合辙同韵的正义之歌了。

国学是经典,它浸润和哺育着当今文字表达和交际语言,然而现今人们运用语言文字的情形却无法让人乐观。朱老师直言不讳指出当今语言文字污染严重的现状“中华民族语言到了危险的时刻”,且忧且愤的话语沉痛不已。针对演艺界一些言语表达和媚俗作法,他直指小品大王赵本山和他的徒弟小沈阳对祖国语言文字不恭不敬。为此,朱老师指出规范的语言文字教学的重要性,他特别提醒语文老师不汉字的字理,是要误人子弟的。谈到国学是文化,他用调侃的语调批评那些跟风过圣诞节的国人,说他们喜欢洋节比喜欢传统节日多一点。而关于我国男女平等问题,一句“男性尊重妻子,是人性发展到顶点的标志”,引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谈到国学是精神朱老师神情凝重地提到那个让中国所有同胞倍感耻辱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他表示他用自己的方式铭记这段历史。“作为江苏人,我从来没有踏进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今生也不会踏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说话间,情绪愤激。作为经典,我们的后辈必须好好继承国学在这方面,朱老师有自己独到的见,他主张取其精华,“用”其糟粕。我们试想一下,垃圾通过处理,可以变废为宝,经典为何不可?

朱老师的讲座比他的授课还要精彩几分。谈吐自如,妙语连珠,气势似滔滔江河,是他一以贯之的语意流中给人的第一感觉,在如诗如画,如波如潮的语言中张扬着一颗家国心,一腔民族情,一种爱憎分明,疾恶如仇的品行是他给人的最深刻的印象。尽管柔情处,朱老师的话语有如轻风细雨,小桥流水般,但迅速地被江河大海的汹涌的波涛淹没。那波涛中夹裹着的是果勇、奋进、骨气、道德,那话语链中所有的浪花流淌成一条正宗、正派、正气、正义的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河。

 

    几个小时的聆听和感受,我看到了一个洋溢深厚的爱国情怀和强烈的民族自尊的传道者,一个刚毅、向上,充满正能量的国家公民。真正觉得来到赣州不虚此行。

素颜似水过无痕——名师韩军印象

          


                        素颜似水过无痕


 


                                    ——名师韩军印象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韩军是新生代时期一面竖立在我国基础语文教育阵地上的旗帜。他于1993年发表《限制科学主义 弘扬人文精神》一文,相当程度上引发后来持续多年关于“工具性”与“人文性”的语文教育大讨论。许多语文界人士谈及韩军和他的教学观点时,往往在他的姓名前面都不加任何头衔或修饰语,而许许多多的语文人只要瞥见“韩军”字眼,就知道所指是谁了。


 


我本人虽然不够认同韩军老师以感悟诵读、回归传统为核心理念的新语文教育思想,但我十分钦佩他为探究语文教育教学道路而忘我付出的毅力和勇往直前的决心。今年4月22日,我代表学校参加了在赣州市赣县举办的江西省第一届国学经典教育高峰论坛活动,欣闻韩军老师将现场执教经典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心生向往,对这次活动更多了一份期待。


 


4月23日下午3:00时,活动主办地赣县影剧院容纳数千人的剧场座无虚席。当上着花格子衬衫,下穿天蓝色牛仔裤的韩军踏上作为临时教室的剧院表演舞台时,他头部浓密发丝中大块的“霜地”分外引人瞩目,不点染,不涂抹,整个给人一种头颅卧雪发苍苍的感觉。


 


韩军简单与学生互动之后,直接切入课题。尔后,他借助幻灯片放映中的寥寥数字先后展示出课堂教学环节:琅琅书声——默默背诵——品品字词——想想缘由——变变语序——连连字珠。整个幻灯屏幕像一幅幅清爽、淡雅的水墨画:不着一丝色彩,不添一缕声响,不置一丁动漫,上面些许“墨迹”就是几个体现教学思路的大号字和相关展示思考题的一两行小号文字说明,除此之外,其他部分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在品味字词环节中,韩军让学生依次品味“风流”、“周郎”、“乱石.惊涛.千堆雪”三组文字。可以想见,在课堂上没有任何词语注释和提示的前提下,一篇高中课文置身于平日不够重视词语积累的八年级学生手中,易难自见。品味“风流”时,为帮助学生品读,韩军拈出《三国演义》篇首词语句:“滚滚长江东逝水,当代淘尽英雄”,兴起时,口吐音符,苍劲的男中音回荡在剧场的上空。品味“周郎”时,学生把“郎”理解为对周瑜的尊称,韩军再亮歌喉,即刻上来一句“小呀么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调侃式的提醒,绘声绘色,让学生茅塞顿开。


 


整个课堂,教学环节由浅入深,环环相扣。韩军或导或授或诵或唱,激情满怀,高亢处还文本一个高亢,感伤时还文本一个感伤。不过,由于平日学生没有扎实的言语积累功底,教学流程总体上给人一种“幽咽泉流冰下难”之感。


 


这就是我见到的韩军的课。不去着意课堂是否成功或完美,原汁原味,自然天成,没有斧凿之迹。这就是名师的坦荡,率性而为,倾情奉献。


 


课后,韩军老师走过观众席,来到剧院正门的大厅。不少热心的同仁找韩军请教,身材较高大的他总俯下身子,双手半握拳头垂于胸前,笑吟吟地答理着。我看好时机,迎了上去。“韩老师辛苦啦!我常常关注您的教学理念。”韩军快步走来,伸过右手,拍了拍我的右肩膀,微笑着。“您关于《背影》课文的讲授和李平华老师关于它的评析,我都注意到了”。我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个名不见“文”传的人,就不想说。韩军伸过左手,拍了拍我的左肩膀,笑出声音来了,接着说道:“你看了今年《语文教学通讯》第4期没有?”我点点头。当我诚恳邀请韩军老师与我照个相时,一句“好哇”的回应,便让我拥有了一个与韩军老师合影留念的回忆。


 


素颜为人,其貌真,其言善,其行美。素颜授课,不粉饰,不雕琢。发乎天性,行于自然,成由点滴。素颜似水,平淡、平静、平和,流淌在心间,却找不着一丝半缕痕迹。这就是初见韩军老师带给我的全部印象。


 


 

我在想,我在想……

我在想,我在想……

 

我在想,

一座高山前,

没有谁告诉你,

山上花奇草异,

你是否愿意攀登?

 

我在想,

一条大河畔,

没有谁告诉你,

前面风平浪静,

你是否愿意横渡?

 

我在想,

一溜长路上,

没有谁告诉你,

远方风和日丽,

你是否愿意涉足?

 

我在想,

上高山

就是为了观赏风景吗?

遇到悬崖绝壁,

我该怎么办?

 

我在想,

渡大河

就是为了享受自然吗?

遇到惊涛骇浪,

我该怎么办?

 

我在想,

走长路

就是为了亲近大地吗?

遇到急风暴雨,

我该怎么办?

 

我在想,

既然面对高山,

我就作攀岩爬壁的准备。

我不一定能到达顶峰,

我一定会踏牢向上方的每一脚。

 

我在想,

既然面对大河,

我就作披浪涉波的准备。

我不一定能到达彼岸,

我一定会握紧向前方的每一划。

 

我在想,

既然面对长路,

我就作冒雨顶风的准备。

我不一定能达到终点,

我一定会踩实向远方的每一步。

 

那风筝 那引线

那风筝 那引线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写在前面的话

拙文已发表于201455日出版的《语文报.教师版.初中》“教师文苑”栏目。

笔者认为语文教学当好好地讲辩证法:正确处理教学目标、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中涉及到的多与少、重与轻、长与短、厚与薄、难与易、先与后、活与死、动与静、紧与松、里与外、稳与变、快与慢等关系是十分必要甚至很重要的。语文教育教学最高境界是学生心灵的舒展与放飞。为了达到这一境界,学生必须在教师的引导下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以至是艰苦的训练,那达成理想境界就是指日可待、水到渠成的事了。正规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学习历经长长12年的时光,是足以让这一理想变成或提前变成现实的。此篇借散文形式寄寓了自己期盼的语文教育教学最高理想。

 

江南地,二月天。

冉冉升起的旭日一点儿一点儿抖落料峭的春寒,爬过长满青松的山冈,给轮廓愈加明晰的天际涂抹上一层七色油彩。弥漫着清凉气息的大地,缓缓从夜的怀抱中苏醒过来,伸展着腰身迎接来自太阳的万道金光。

山冈下,开阔的休闲广场,嫩嫩的浅草茁壮成一地柔软的绿茵。三五只制作精巧、造型优美、色彩缤纷的风筝,挣脱隆冬的桎梏,宁静、优雅,在遒劲的东风里飘浮、盘旋、升腾。微微湿润的草地上,跟随父母郊游的学生娃,三人一簇,四个一群在闲暇的假日里,纵情说唱着、蹦跳着、追逐着。他们的嬉笑声、奔跑声震落了青草上的露珠,与天上翩跹起舞的风筝融成一片欢腾的天地。

其间,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身着红色运动服,腰别一把玩具手枪,脚蹬白色足球鞋,撇开母亲、甩开臂膀、迈开双腿,像一头穿林的小鹿,似一团流动的火焰腾起在草坪上。男孩可不追那长尾沉沉的蜈蚣风筝,也不追那鳞光闪闪的鲤鱼风筝,更不追那起伏不定的火箭风筝,他独独追赶那只凌空晾翅、灵巧轻悠的白灵风筝。

放飞白灵的年轻人,注视风筝,背迎风向,不紧不慢地向后挪动着脚步,时紧时松地牵引着手中的细线。天上风筝在飞,地下男孩在追。距离风筝垂直地面的位置近了,更近了。男孩的心儿越跳越欢快,男孩的脚步越赶越快活。或许是亲近脚下的泥土,或许是变换追赶的姿势,男孩索性向前一扑,就地一滚,舒展四肢,仰躺在水汽渐已蒸发的草地上。

陪爱运动的儿子享受春光去!时刻用眼光捕捉孩子飞奔镜头的母亲,朝儿子卧倒的位置,一阵小跑。在越升越高的太阳映照下,脸蛋通红,一手紧握玩具枪的男孩,已是大汗淋漓。赶到儿子身旁的母亲,不待坐定,便替儿子忙开了:又是递纸擦汗,又是捶背搓腿。

“妈妈,我能变成天上的风筝那该多好啊!”儿子头枕碧草,眯着双眼,凝望着上空那只飘荡的风筝,脱口而出。

“为什么呢?孩子。”母亲心头掠过一丝惊奇。

“那风筝飞得多高多自在啊!”儿子不假思索。

母亲猛一抬头,发现头顶上方的风筝,正是儿子一直追赶的广场上飞得最高最轻盈最悠闲的白灵风筝。

“孩子,风筝能飞这么高,你想过为什么没有。”母亲笑问,儿子的眉头不由得打了个结。

“孩子,你注意到拴住风筝的那根引线儿吗?”母亲的话里藏着话。

一根长长的细细的线,一头系在风筝的肚子下,一头捏在放风筝人的手心里。在男孩的心目中,那只是根普普通通的牙签般粗细的尼龙线。男孩不禁坐起身子,痴痴地望着风筝,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母亲说:“那可不是一根平常的线儿,是它把风筝送上蓝天的。没有它,风筝就是一堆瘫痪在地里的废纸片儿。”

“那根引线真了不起!”儿子啧啧惊叹。

“还有比这风筝线儿更有神通的呢!”

“那是什么哟?”儿子迫不及待地追问。

“放风筝的人呀!你瞧,那位叔叔摸清了风儿的脾气,慢悠悠地一段儿一段儿放开手心上的线儿,线儿才能把风筝高高托起来。”

儿子眨巴着眼珠儿,拧紧的眉头松开了。

“孩子,你要做一只会读书的风筝。”母亲的话儿突然转了一个弯儿。

“会读书就是考高分吗?”儿子迷茫又兴奋。

“不,考高分只是读书的一份儿事,更重要的事儿——还许许多多。”母亲说,“明天,老师领着你们去做,等着你们做好呢。”

“妈妈,那明天的课堂会是战场吗?我们要像战士一样去搏斗吗?”一向爱看枪战片的儿子眉头又锁上了。

“怎么会呢?明天的教室将像这儿放飞风筝的地方,你们像天上的风筝,自由地飞翔。”母亲望着湛蓝的天儿,深情地讲述着。

“那我们的风筝没有线儿怎么飞呀?”

“傻孩子,你们的老师不是最好的引线吗?”似懂非懂的孩子“咯咯”地笑了,眉头花儿一样舒展开来。霍地,男孩一跃而起,踮脚,昂首,张开双臂。他多么想拥抱天上的风筝哪!可是,他哪里够得着呢?

辽阔的天宇下,风筝沐浴着明媚的阳光,乘着和畅、热烈的东风飞得更加高远。

 

由公路上惊天自救想到语文教学

由公路上惊天自救想到语文教学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211(前天),上午9时左右。初春日暖,乡间宽阔的两车道上路直坡缓。

前方没有来车,没有路人。在右车道上,我驾驶私家车“花冠”以接近70迈的时速行驶,正送妻子赶赴一个保险现场理赔会。

从左后视镜里,我看见一辆白色小车打着左转向灯在左车道上向前驶来。我没有减速,在自己的右道上朝前方开。不知“何秒”,小车不鸣喇叭,加速驶向花冠方位。瞬间,我已经从前挡风玻璃看到小车连车身都没超越花冠,斜着身子往右前方行进。两车间隔不足40厘米,小车要堵死花冠去路了!花冠无路可走了!我自言自语大喊:这人怎么这样开车?不怕死人呀!几乎同时,听到妻子平静地说了声:梁春平。没有一丝迟疑,我迅速、使劲往右打方向盘,继而又迅猛朝左回方向盘。小车渐远,我才开始轻踩刹车,一场行将酿造的车祸化解了。

经历没成事故,那就成故事。事后,我才知道:所谓梁春平者,是妻子营业部里的一名组员。在小车上,她看见花冠身后挡风玻璃上广告标语“新华保险”字样,猜度我妻子在花冠上,想打个招呼,于是便引爆了这出险情。驾驶小车的,是一名刚上路不到半个月的新手。我当面质问小车驾驶员并陈述当时的危情,她的回答是:我一点都不知道。语气平静得就像我妻子看到同向高速行驶的前后两车快到贴身时一样。

如此招呼!如此驾车!如此反应!他们啊——

于我,庆幸之至!我在处理险情时,惊而不慌,忙却不乱。庆幸之至!别人惹出祸,我能躲过祸。何况是让双方均毫发无伤免于大祸。

于我,一样忧心之至!小车驶乘人员面对安全、生命问题,“集体无意识”。一样忧心之至!司机驾驶汽车,本应遵守交通规则,了解行车系列性、系统性规矩,却轻易地松开神圣的驾车防线,随心所欲地让生活琐节擅自界入。自然,没有生活就没有驾驶。驾驶规则和理念当然来自生活理念并从中提炼出来、提升起来。但是,驾车为生活服务,并不意味生活可无视行车理念随时随地闯入驾车行为中。驾驶行为一旦形成、上升为一套自成系统相对封闭的行车理念时,生活就要服从驾驶了。

驾驶汽车,与教学语文何其相似!

当今语文教学,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学段,出现大范围、长时间高耗低能状况,根源在于语文教学没有一套完备或比较完备的专业的学科知识体系指导教学。许多教学者集体无意识:按部就班地教学语文,却日复一日地把非语文内容当语文内容教。他们日复一日普遍认为,低微的语文教学效果源自语文是一门费时多、见效慢的功课,却很少思考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的长长教学过程早该见效了却仍无效果。许多教师甚至不少专家学者在理论上主张把语文外延无限放大以至与生活相等,本没有多大的不妥。可是,现实课堂教学实践中,由于语文的外延看成与生活的外延相等的同时缺失语文学科知识体系的导向,导致千姿百态的生活随意、泛滥地干预语文,就是不负责地戕害语文了。

没有生活就没有语文,这是真理。语文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学科知识体系时,欢迎生活来指导,这也是真理。语文建设者需要建立语文自己的专业的有序的完善的学科体系,让语文领导生活、主持生活、调动生活,让生活服从语文、参与语文、推动语文,这是更大的真理。建立语文学科自身科学、有序的完善的知识体系,让普天下的中国学生真正受益于母语,解决长期的大面积的教学高耗低效问题,这是语文学科中最大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