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栏杆拍遍 —–语文工具性和人文性之再认识

把栏杆拍遍

语文工具性和人文性之再认识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在语文教育教学的实践活动中,与教师、学生这一对教学实践主体对举的是语文教学的客体或对象——语言文字。长期的语文教学实践活动让人们认识到语文学科具有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特点。这一学科特点绝非横空出世,破空而来,它来源于语言文字本身所具有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特点。

    作为思维、交际的工具,语言文字是人类识物辩理,表情达意的自立门户,自我满足,自成序列的符号系统。

    狭义上,从凭靠手段观察,语言文字具有工具性,这关键源自它的形式要素;从预期目的观察,语言文字具有人文性,这关键源自它的内容要素。工具性是人们对语言文字凭借手段的运用功能集中、高度的概括。实际上,工具性包含人文性,离开人文要素,语言文字不能成其为工具;人文性是人们对语言文字预期目标的达成效果集中、高度概括。实际上,人文性包含工具要素,离开了工具要素,语言文字不能成其为人文。

    在具体的语言文字创制和运用过程中,语言文字作为形式和内容的对立统一体,形式要素一时半会离不开内容,同样,内容要素一时半会离不开形式。

     单个的语音、单个的汉字、词、短语、语句、语段,篇章,无一不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体,无一不具备工具特性和人文特性。在单个语音、汉字、词甚至短语、语句阶段,人文性只是零碎的、稚嫩的、浅表的、初级的;相比而言,一般文章乃至语言文字的艺术阶段——文学作品阶段,人文性才完整、成熟、深刻和高级。

    语言文字凭靠的声音、形态这样的形式,本身具备物理、物质属性,而这种物质形式并非现实世界和社会生活中的真正的物质实体或现象的存在。因此,从形式方面看,语言文字只是符号。语言文字内容指代的人、事、物、情、景和理等,也不是甚至于远远有别于现实世界和历史生活中的以具象或抽象方式存在的各种事物、现象的实体本身。语言文字与语言文字代表的事物之间,向来并将永远存在分隔隔膜的时空距离。因此,从内容方面看,语言文字也只是象征性的符号。

   总而言之,从狭义角度考察,语言文字的本质属性是符号性,工具性。

    然而,在人类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历史中, 语言文字是一个功高无比的符号系统!语言文字最初创制的目的本不是表现它的符号性,而是借符号表情达意;语言文字运用过程的目的也不是表现它的符号性,而是借符号表情达意;语言文字最终的落脚点还不是表现它的符号性,而是表性达意。一句话,语言文字在它产生、形成、存在、发展、壮大和保留的整个过程中,所有的目标和宗旨无一不是表情达意。但是,语言文字符号不借重它的音、形物质手段这一形式,它的表现意图就无以依傍,分秒不能存在;同时,语言文字符号如果不负载任何内容仅仅停顿在物质手段这一形式上裹足不前,它也就完全没有留存的必要。

     广义上,语言文字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呢?

从关涉思想、情感、观念、审美等等内容的人文方面看,作为象征符号,语言文字表现和反映大千世界间生百态和社会万象。同时,在语言文字创制和运用过程中,从凭借手段的物质形式看,语言文字无不浸染人类活动的痕迹和心理印记,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轨迹中的各种现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而。语言文字的工具性照样具备人文特色。所以,从广义上讲,无论是形式方面或内容方面,语言文字的本质属性是人文性。

由上可知,语文学科,从狭义说上本质属性,具有工具性,从广义上说本质属性,具有人文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