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语文之根

守住语文之根
钱晓国


原载于今年94日的《语言文字报》


 


引题 : 语文教育要自觉摒弃浮华,返归本真,“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真正让学生掌握汉语言表达的基本技能,丰厚人文底蕴,进而涵养品质、陶冶性情,以适应人生和社会的需要。钱晓国老师认为,只有让语文教育真正落到实处,守住语文的根本,钱梦龙先生倡导的“简简单单教语文”才不会是镜中花、水中月。请看——


  较之于其他基础学科,语文可算是最热闹的一门学科了,“××语文”和“语文××”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都标榜自己抓住了语文的本质属性,践行的是最“正统”的语文教育。在“山头”林立的语文世界里,各派“宗师”都能为己方找到有利的“靠山”:从行为主义到人本主义;从结构主义到解构主义;从现实主义到后现代主义;从现象派到读者反应派;从作者中心说到文本中心说,又到读者中心说,直到“主体间性”,等等。明智之士不难发现,提出“××语文”或“语文××”模式的无一不是名师。这些名师在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后,从西方搬来一套理论来作为自己教学模式的支撑,然后在自己的影响范围内将“××语文”或“语文××”推而广之,而这些被倚为“靠山”的理论依据,无一不是舶来品。


  现实就是如此:在经济上,中国越来越自信;但在文化上,思想界和学界其实仍笼罩于“西方文化中心”的阴影里。在中西方不对等的对话中,中国学者面对西方的强势文化往往表现得弱小而自卑。南帆在其《文学的维度》里指出,“西方文化既是他们的思想资源,也是他们论点的最后验收”,可谓一针见血。“后殖民”时代,随着西方理论不断地“改朝换代”,中国的学界尤其是语文界自然也是应接不暇,疲于奔命。咱们中国的语文界之所以如此“纷繁热闹”,根本原因应该就在这里。


  从上世纪80年代起至今,30余年的时间里,这些从西方大规模引进的更迭不息的文化、哲学、文学理论,在给中国的语文界带来自由新鲜空气的同时,带来的更多的是迷茫和惶惑。更不可思议的是,国与国之间虽然社会体制和意识形态不同,尚可“求同存异”,而各式“语文”却往往势同水火,互相攻讦。本来纯真的语文,竟然有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流派之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语文”的地方就有纷争。谁说文人不血性,试看今日各派“语文人”。最无辜的还得数广大语文教师,身处语文课改的洪流里,面对“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各式“语文”,没有清醒的大脑和超强的定力,绝对无法自持。“从一而终”不好,“遍采百花”也不行,“固守根本”又会被斥为“迂腐守旧”;毕竟,不是每个语文教师都能像钱梦龙老师那样“简简单单教语文”,那可是名师教学艺术成熟后“举重若轻”的大境界、大智慧。名师所要做的不是“扯大旗”“立山头”,四处奔走呼号以让别人拜入自己的“山门”,也不是“同室操戈”,而是将自己独到的宝贵经验在与他人的碰撞交流中实现融合,取长补短,回归本真,真正造福普通语文教师和广大学子。


  当前,语文最要紧的不是创新,而是守正,守住语文的根本。关于语文是什么、教什么、怎么教,新课标里说得很分明。太多的“××语文”或“语文××”,只会让语文更为复杂、神秘。我们敬畏语文,但不可神化语文。用维特根斯坦的话来说,就是要“贴着地面行走,不在云端跳舞”。玄而又玄、空而又空的“语文口号”并不利于语文的健康发展,也不利于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当前的语文教育,要自觉地摒弃浮华,返归本真,“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真正让学生掌握汉语言表达的基本技能,丰厚人文底蕴,进而涵养品质、陶冶性情,以适应人生和社会的需要。


  需要强调的是,不管你是各式“语文”中的哪一派,忽视语文学科的语用性,拔高语文的人文性,或是违背师生的“主体间性”,教学“多元无界”,都是脱离了语文学科基本属性的“空中楼阁”。语文的出发点是文本语言,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是精神的栖居地。只有让语文教育真正落到实处,守住语文的根本,钱梦龙先生倡导的“简简单单教语文”才不会是镜中花、水中月。


  (作者系湖北省安陆市第二高级中学语文教师,原文链接:http//space.zhenyuwen.org/home/space.php?uid=2458&do=blog&id=13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