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具有天壤之别

“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具有天壤之别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城北学校  罗章华


 


一般语文教育教研教学工作者,甚至于语文学科专家可能常把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混为一谈,简单地认为语言规律只是学习语言规律的简省说法。其实这个现象,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语言规律没有被发现,那就把学习语言规律这一概念当成语言规律这一概念来看待了。可以说,迄今为止,超过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还没有谁可以说得上发现了我国汉语言文字规律。


要认识语言规律是怎么一回事,学习语言规律又是怎么一回事?必须知道“规律”是什么。《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权威工具书对“规律”的解释是不够科学的。“事物之间的内在本质联系。这种联系不断重复出现,在一定条件下经常起作用,并且决定事物必然向着某种趋向发展。也叫法则”,这种解释模糊了千差万别的事物内部存在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本质联系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本质联系两种情形的界线。如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本质联系称作“规律”,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本质联系称为规则,或者“规律”前加上“客观”两个字,那么人们就很清楚规律是怎么一样事物。


语言规律是语言文字规律的简称,语言文字规律是指不以人的意志选择为转移的语言内部各系统之间凭借密切的本质的逻辑联系自我运行的客观规律。学习语言规律是指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适应和遵循语言文字运行规律在语文教学过程中运用的包括经验、方法、技巧甚至活动在内的规则。以这个为推理前提,就不难明确韩雪屏先生在《审理我国百年语文课程的语言知识》一文中混淆了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


此文发表于2010年第7期的国家核心期刊《语文建设》之上。在《审》文中,韩先生提出了“语言规律不等于学习语言的规律”这一极有见地和眼光的说法,她阐明说, 学习语言,当然需要理解和掌握语言自身的规律,这似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从《马氏文通》始,人们就错把语言规律当成了学习语言的规律,当成了语言能力形成和发展的规律。”韩先生注意并发现了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两个概念的内涵的区别,但不能正确区别两个概念,尽管她清楚地无误地意识到语言规律是语言文字自身运行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的抽象事物。她所说的“语言规律”正是我上文提及的语言文字自身运行过程中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学习语言的规律”正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语言文字运用规则。严格说来,把人为的规则冠以“规律”之名是不恰当的,也是无可奈何的,这就不可避免产生误导不明真相的人的问题。韩先生不是不想把她的“语言规律不等于学习语言的规律”的思想贯彻到下文的论述中去,完全是因为自己不清楚语言规律为何物。她把语言规律一厢情愿想象成自己比较能够了解的客观事物,以至把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的规律混在一起了。在文中,韩先生有这样的表述:“按照西方语言体系去分析汉语现象,就会经常遇到超越规律的‘特例’。特例多了,体系和规律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包容和阐释功能,失去了它对人们准确理解和恰当表达言语实践活动的指导意义”。


可以肯定,同为语言,西方语言体系中的语言文字运行规律与我国语言体系中的语言文字运行规律完全一样,因为它们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由于我国汉民族文化传统与西方民族文化传统的差异,因而,我国语言文字运用规则表现出与西方国家语言文字运用规则极大的差别。比方说人称代词“我”,在英语中,只能充当语句中的主语,位置固定;而在我汉语中,不仅能充当语句的主语,还可以充当定语,宾语等,甚至可以充当谓语:当你在朋友面前指着照片中的自己说:“这个,我。”语句中的“我”便充当了谓语。可见,“我”在句中的位置相当灵活。韩先生所谓的“超越规律的特例”,甚至很多特例,只是我国汉民族语言文字运用过程中独具特色的规则的表现形式而已,与遵循语言文字运行规律不存在一丝半缕的矛盾。      


不管是哪个民族,哪怕文字的选择使用不同,语言的表述次序不同,但是,在日常口语交际和书面语表达中,本民族的人员必须用通顺、通达的语言让对方能够清清楚楚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这个心理过程  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里面选择文字,表述次序体现的正是语言文字运用规则,表述的语言通达则是语言文字运行规律。



由此可知,语言规律与学习语言规律两者之间有天壤之别。它们是一对矛盾,但是只要人们认识它们是在语文教学中又对立又统一的统一体,便可以轻松在语文教学过程中让二者和平共处,相得益彰。

发表评论